娥站

广州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广同网 门户 文学 广州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重庆同志会所 四川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会所 同志健康会所 广州资讯导航 辽宁同志
中国同志 浙江同志导航 太原同志导航 贵阳同志会所 厦门同志会所 沈阳同志会所 昆明同志
郑州同志 上海同志会所 湖南同志会所 昆明同志论坛 武汉同志会所 江苏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

一个资深同志的同史

2016-4-23 08:0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08| 评论: 0

摘要: 很早就看到过北京同志的先驱人物北京阿清的同志发展文献性文章:十余年亲历北京同志场所变迁,读来可以从中知道北京同志的场所的发展脉络。作者首先对当年的同志活动场所进行了两种分类,浴池和场所。这是有历史原因 ...
重庆同志会所

很早就看到过北京同志的先驱人物北京阿清的同志发展文献性文章:十余年亲历北京同志场所变迁,读来可以从中知道北京同志的场所的发展脉络。作者首先对当年的同志活动场所进行了两种分类,浴池和场所。这是有历史原因的,因为早年的浴池的水都是不透明的,加了消毒液,方便有同志同道者水下操作,如此最初交通方便的同志浴池就诞生了,而且都不是专门的浴池,比如新街口,西四,西单等。公厕的形成是同志的厕所板报使然,时间长了,就成了据点,如***,白家庄,西苑等。这两类地方在中国在国外都是如此,是同志的初级的原始的阶段。

作者的同志经历开始是发现了新接口浴池,又知道了西四浴池西单浴池清华池等,当时的西直门浴池还没被开发。作者从浴池知道了更广阔的同志场所,西苑饭店的树林,又知道了六铺炕东单白石桥白家庄等等很多外面场所。然后作者亲历了北京当年同志浴池头把交椅西直门浴池的诞生繁盛阶段,他由于交通便利而红火得难以想乡,周末总排队,池子里如煮饺子。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北京的同志场所经历了头一次洗牌,浴池的改制让“水下作业的传统同志浴池到此寿终正寝”, “市政建设也如火如荼,北京到处是工地,大量场所从此消失”。俗话说旧事物的消失就给新生命带来了机会,同志浴池的真空期让大家炮制出来了新接口的翰林春,那是经过同志们共同努力的结果,连地安门的翰林春也跟这沾光,当时的浴池老板恐怕做梦也没想到同志们给他们创造的巨大经济利润。新街口瀚林春浴池,是北京同志场所的一个里程碑,标志着“主动创造同志场所”的开始,名声波及海外。这时候专门的同志浴池雏形开始了,比如中关村的玻璃宫,但是价位的原因让他没有走入很远。然而物极必反,翰林春由于普通浴客的举等原因终于结束了他的辉煌。

这时候又出现了崇文门的大众浴池和新街口的华宾园,前者由于地铁而又消失了,后者转手多年又成了同志浴池。直到现在,专门的同志浴池已经有了许多家。现在网络盛行,但是网络也存在局限性,首先是网络不太真实,总是见面毁灭了交谈的美好,再就是网络走入现实还存在欺诈等行为。

作者最后总结同志让他品尝了性的快乐,同志的场所也对他的影响巨大,包括看问题看人生。

我总结同志场所的发展是从树林厕所开始,从而发展到浴池等,因为那里更直接看到同志的身体更容易发生关系,这些都是由于同志的活动不被世俗理解和受压抑的必然。如此看来,浴池等经营场所为很多同志解决了生理方面的问题,客观上也做出了贡献。

北京的这种同志发展模式,在中国各地都已经复制发展。但是,现在的同志浴池又经历了新的考验,首先,有同志浴池经营者的互相经营排挤,更有向公安举报打压别人生意的;其次,北京出台了洗浴中心也要登记身份证等举措,对同志浴池的发展也是不小的打击。

历史总是不以人的预料和意志向前发展的,同志场所的变迁也是同志历史的一个缩影。

###NextPage###

(蓝色字体为阿清的原文)

十余年亲历北京同志场所变迁  作者:阿清

我是八十年代踏入北京同志圈的,那时所谓同志圈就是外面同志场所,不象今天有网络还有一些小团体什么的。那时的同志场所基本上还是历史自然形成的,主要有两类:浴池和公厕。

为什么这两种地方会形成同志场所呢?

那时的浴池是那种泡澡的大池子,人坐在里面水能淹到脖子,水中因放了消毒和健身的药物所以不透明,这就给了一些人在水下操作的机会,同类间会用手在下面互相***、脚淫,个别高手居然能在水下不动声色地肛交!而对不知是不是同志的浴客也可在水下用手脚触碰来试探甚至挑逗,很多同志就是在水下发现了这里原来有同类(我就是这种情况)。时间长了,一些交通方便、环境较好的浴池就成了固定的同志场所,同志越聚越多,如当时的新街口浴池、西四浴池、西单浴池、王府井清华池等。这些浴池可有年头了,动辄百年以上历史,第一拨在里面混战的同志们估计是留着长辫子的。

至于公厕成为同志场所,主要是因为厕所文学的作用,那年代的同志要发布交友信息,没有网络,又不能上报纸电台做广告,唯一能写的就是公厕板报了,直到今天,很多WC内还有“同性恋晚十点来玩”之类。时间长了,板上的字越来越多,来的人也越来越多,如果交通方便或者附近有树林什么的环境幽雅,渐渐就会成了气候,成为固定同志场所,这类场所在全世界所有城市都能找到,起因相同,并非Made in China,古今中外概莫能免俗。当时北京最火爆的这类场所如***、白家庄、六铺炕、西苑等,还有细水长流型的小型场所,别看人不多,可总会有,这类小场所生命力极强,常能存在几十年,只要没让推土机夷为平地就永不断人。

我当时家住在西城区平安里,家附近有个百年浴池就是“新街口浴池”,是今天的华宾园的前身,当时是北京火爆级同志浴池。若干年后华宾园又成为北京火爆同志浴池之一,看来乃历史遗风或风水使然也。

自从在那里进入同志圈,立刻生活从此不同,一个人幻想的时候没有了,***也成历史,有欲望就去“投身欲海”。

当时就知道这新街口浴池是同志场所,那半年天天盼周末,周末人多呀。去了一阵新街口浴池,这天又突然想,其它浴池是不是也有同志呢?立刻找来北京地图,将浴池一一标出,做了个巡游考察计划,顶着烈日出发了。正是最热的时候,一个下午洗三次澡,每次都是在热水池中起码泡一小时,直热得头发晕眼发黑,几乎虚脱过去。考察有收获,发现了西四浴池西单浴池清华池等胜地(后来轰轰烈烈的西直门浴池那会儿还“荒无人烟”),好地方来好风光,离我家又都不太远,真是天意呀。

去了半年多,竟没想起问问别人哪里还有同志活动的地方,以为活动场所就是一处处浴池了。直到有一天,认识一个男孩,洗完澡他说一起去西苑吧,就一起去了西苑,我才发现浴池外的地方。

###NextPage###

当时的西苑同志场所是西苑饭店东面的一片树林里,也属火爆级,我至今记得第一次面对西苑时的震憾,树林中有一个个独自漫步的,有一对对甜蜜交谈的,还有一圈圈聊天说笑的,组成了夜晚北京的另一个世界。一条马路牙子好像隔开了两个天地,那边是匆匆的行人,对他们来说夜晚代表着一天的结束,他们正疲惫地回家去,而这边,是一片热土呀,对我们来说,夜晚是一天快乐的开始,我们怀着希望走出来,聚到一起,开始享受我们的生活。

我对自己说:这是我永远要来的地方,我会永远记得这里,记得这个星光灿烂的夜晚。

路灯透过杨树叶照过来,在树林里投下点点的灿烂,微风吹过,杨树花悠悠飘下来。

从此就是西苑的常客,在西苑又知道了六铺炕东单白石桥白家庄等等很多外面场所,就外面和浴池轮着跑。那会儿年纪小力气壮,又是欲望最强烈的时候,天天只恨太阳不下山。

那时对我来说,白天的北京是一个繁华都市,而夜晚的北京,就是一个个用马路连起来的同志场所。天一黑就开始计划,先去哪里后去哪里,上回在哪里遇到过不错的今天是否还要去碰运气……常是七点出去玩到夜里一两点,饿了就在路边买几只包子,用筷子串起来边骑车边举着啃,有时另一只手还能托着一盒粥,双手大撒把,在路边行人惊叹的目光中箭一般地飞驰而过。

就在那时落下个外号:满城飞。直叫到今天。我觉着挺好听的,也算是对八十年代同志生活的一个纪念吧。

后来又有了西直门外浴池,因通地铁,交通优势明显,立刻坐上北京同志浴池的头把交椅,那种热闹场面非今天所能想象。周末排队是肯定的,进去了迅速脱光兴奋地奔到池边,又是一场等待,池子里如下饺子一般,肩挨肩腿对腿,根本下不去,要等上来一个才能下去一个,尤其是一些帅哥边的位子,早就十面埋伏,围得像铁桶,想插足可不是容易事呀。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随着经济改革的深入,国营浴池开始改制,当时的浴池全是国营企业,渐渐变为私人承包,承包后无一例外地对浴池大动手术,取消费水费煤的大热水池,增加桑拿室蒸汽室按摩室贵宾房之类,客人少,服务员又热情得过头,同志活动就不那么随意了,很快就无合适的浴池可去了,那种在大水池中水下作业的传统同志浴池到此寿终正寝。

同时,外面的市政建设也如火如荼,北京到处是工地,大量场所从此消失,如西苑、白家庄、展览馆、地安门等,不过外面的同志场所众多,一处没有了就转到另一处,对习惯跑外面的同志影响倒不大。

###NextPage###

同志浴池经过一段真空时期,新的好消息又传来了,是关于新街口的瀚林春。

传统的同志浴池退出历史舞台,像我这种里外乱跑的倒没觉着什么不适,可一批浴池的忠实FANS却度日如年,寻遍四九城也没找到可替代的好去处,几位资深FANS决定:炮制一处!

传统同志浴池得经历几年甚至几十年才成气候,人生苦短,那可等不起了,几人四处考察了新型浴池,最后选定的就是新街口瀚林春。

那里交通方便,离以前火爆的新街口浴池西直门浴池都不远,主要是大休息厅较长,后排床位离门较远,并且最远处还有一处小黑屋,适合进一步活动。

炮制的方法很简单:四处散布那里同志多的假消息。他们深知各同志场所中的信息传播速度。马路新闻是以几何级数普及的。

当然,为了不让好奇的来访者失望,自己要以身作则,常常守在那里,以便让假新闻成真。

新街口的瀚林春浴池经如此包装,一炮而红!

老板面对汹涌而来的同志浴客喜出望外,天降馅饼了!服务生也对同志特别关照,记得我第一回去那里,进去就直奔后面小黑屋,服务生看我面生,不知是不是同志,急忙追过来劝阻——怕非同志看到屋内春光,大概想说屋内正维修什么的,没等追上就见我和几个人打招呼,心知肚明转身走了。

让老板高兴的事还不止一件,因新街口瀚林春名扬京城,地安门的瀚林春池跟着沾光,也许同志们觉着同是一个字号的就应全是同志场所吧,那里立刻也火爆起来,当时那里休息厅里有块从天到地的大幕布,幕后就是同志们恣意行乐的地方,服务生不进去,其他浴客也眼不见为净,只是老板的父亲,一个古板老头,一点儿也不管什么顾客是上帝商场如战场的中外名言,总是突然打开灯吓人一跳。

新街口瀚林春的黄金时期是从那里的老板把一层也扩为休息厅开始的,从三层大厅北面的小黑屋的一个窄窄的楼梯下去,转几圈后豁然开朗,一个新大厅里一排排整齐的床铺上春色无边,令第一次进来的人目不暇接,不过高手会对这些视而不见,而是直奔大厅后面,小道尽头还有一间屋子,那里面,秋波共夜幕一色,真乃春梦胜景也。

###NextPage###

新街口瀚林春浴池,是北京同志场所的一个里程碑,标志着“主动创造同志场所”的开始,不像以前,被动是等一个地方慢慢地自然地聚起人气,聚成一个较大的地方得几年,只等白了少年头。

瀚林春成为北京一景,甚至扬名海内外,我在里面见过来自世界不少国家的访客,一位美国来的华人老头说:这真是个好地方,有这么多人,旧金山都没这么热闹的地方。

与此同时,北京的另一些人也在试验着同志浴室的其它模式。中关村的玻璃宫定位高档的特服模式,说白了就是用优质服务生进行全方位服务,这一来踏入法律禁区,必然有风险,再加上较高的经营成本,不长时间便曲终人散。

盛极必衰,瀚林春的好日子这一年终于到了头。因为盛极,同志就去得多,就***尽燃,就气氛狂热,就不管不顾,把个公共浴室看得跟自家卧房一般,非同志偶然看到大吃一惊,吃惊之余思想之下又愤怒了,就去举报了,“我们孩子学坏了怎么办!”

民举官纠,警察开始光顾,本来进入九十年代后同志对警察的恐惧已逐渐消除,这回又有人重返派出所了。警方并对经营者施压,新街口瀚林春封闭了楼下休息厅,地安门瀚林春摘去了幕布,服务员开始劝阻同志行为,甚至还张贴通告进行警告,最后本着饿死是小失节是大的精神,彻底严打一切同志行为,两个瀚林春坚决摘下了“同志浴室”的帽子。

两处瀚林春作为同志浴室的辉煌成为历史,自己也走到了事业的尽头,地安门店想转型为高档洗浴中心,重金装修后以68元价位的新面目示人,没能维持下去,现又关了门,新街口店反其道面行之,申请成为票价10元的大众浴池,靠政策补贴在维持。这两处在北京商业史上毫无地位的浴室在北京同志场所发展史上倒写上了出彩的一页。

瀚林春没有了,市中心就没有一所火爆的同志浴室了,那时大番太偏远,仅极少数人去过,在同志大众的心目中是脏乱的地方,乱是指诈钱的太多,不知碰了哪位一下他就跳起来吵闹着让付钱否则就纠缠不让走,去那里真是得小心选人,做爱后还要及时逃走,感觉太差了。京城同志浴室又进入真空时段,好在华宾园很快出现。

华宾园就在当年新街口浴池的位置,这些年不知转了多少手后终又成了同志浴室,令人感叹。大众虽名声不太好,也不失为著名同志浴池呀,但也终于随着推土机土崩瓦解了,那些东单公园内无家可归的MB们就靠着大众浴池过夜呢,进去睡觉中间找个人为他们结账,有人运气不好几天拉不到赞助,在里面又吃又住账越积越多,最后急红眼了就撕破脸敲诈了,大众浴室平了倒也不全是坏事。

###NextPage###

外面的同志场所倒不怕变化,本来常去外面活动的同志就是爱流动的一群,每出去一次就尽量多串几个地方,看得多选择余地才大嘛。

近两年,尤其是今年,简直可称为同志浴室年,同志浴室先后开业,现在都超过了十家。

外面场所经历这些年变化,随意自由的气氛依旧,环境通常是更好了,治安当然不如以前,可全社会的治安均不如前几年了,这也是正常现象,并非同志场所特有的。

最近几年,网络普及,大量同志通过网络进入同志圈,并习惯网上交友,可我觉着外面同志场所交友和网上交友是两回事,不可能互相取代,如最起码的对外表的描述(同志男人有不讲外表的吗?),如果有人能用文字说清自己的长相,那真是文字圣手了,就是说清了也没法信,这种在外面一目了然几秒钟就清楚的事情到了网上就如此复杂。还有很重要的一个人的气质,在网上就根本无法看出了,还有距离,外面遇到了感觉好就能立刻接触到,网上可难了,哪会那么巧满意的人就住得很近呢,上网时间大部份花在互相试探互相猜测。太辛苦了。

网上的治安更成问题。本来大部份网友因经历得少,遇事就容易慌,一旦外面那些偷抢骗诈的到网上来(现在已不少了),不知吃亏多少人呢。

国外网络交友远比中国发达,可同志场所丝毫没有被取代,也永不可能被取代。简单又直接,细致又直观,没有人不喜欢吧。

从第一次踏入同志场所到今天已有十余年了。

同志场所彻底改变了我的一生。

要是没有同志场所经历,我只会参照身边异性恋的世界来考虑我的未来,我会幻想着有一天和一个情投意合的男人恋爱结婚,我会把寻找一生至爱当成毕生的目标,就像如今网上的许多同志一样,现在,十余年的经历让我认识到,既然男人和女人的差异是如此巨大,那男男关系和男女关系之间当然也是天壤之别。

如果没有同志场所,我不会认识这么多的人,从中见识到社会那么多的方方面面。一个人的经历是很有限的,从中得到的人生感悟也是很有限的,通过多认识人,听他们道出自己真实的经历与感受(躺在床上聊天时是很随意的很少掩饰的),我等于大大丰富了我的人生感悟,从中受益无穷。现在看那些一起工作的同事,他们的经历单一使得他们的思路难以开阔,我看他们才像“玻璃”呢——个个简单得如透明。

当然还有性的快乐,这是人生最最基本的需要呀,从我性欲最旺盛的时代起就没感到过性压抑的苦恼。食色性也,食与色的满足是人正常的必然的需要,一个人如果食欲常得不到满足自然生理上会出问题,而一个人如果性欲常得不到满足那心理上自然也会出问题,心理问题不像生理问题那样能有手段测出,也没有明显症状,但对人一生的影响同样是巨大的。

感谢无数不知名的同志创建的这些北京同志场所,它让我健康,让我快乐,让我成长,让我理性,让我智慧,让我勇敢,让我的人生变得更丰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同志流媒体平台买了一部北欧青春片
《Screwed》剧照   淡蓝网摘(6月29日):芬兰影片《Screwed》上个星期在旧金山Frame
如果有天爱上你
如果有天爱上你,我会帮你洗衣服,不让你动手。把我们两个人的衣服放在一起洗,它们在
枕边熟悉又陌生的小弟
已经凌晨2点多了。本已经躺下,却翻来复去的睡不着,于是起来打开电脑。先是盯着屏幕
最后的阳光
一缕金色的阳光透过密密的枝叶落在易的脸上,易眯起眼朝它投去疑惑的目光。尽管光线刺
不要急于脱下我的裤子
那一夜,当杨佟雨迎来自己的第八个客人时,他的内心充满了矛盾。在经历过几段恋情后,
连哭都是我的错
如果你觉得是我的错,那么我想这次一定连哭都是我的错。一个人不再爱另一个人的时候,
只做一
马歇尔在电话里呵欠连天地对我说,他今天要去他所负责项目的城市开会(看来这个词在哪
不爱,就不要随便上他的床
他将我的手拿起,慢慢的放在了他的***上,虽然是隔着一层裤子,但我在那一刹那感觉到
绝望的感觉让我哭
中午好友送了一盒月饼过来,不过我有意没有和他见面,等他来时,我自己走了出去散步,
冬季不再漂泊
据说这是百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虽说是“最冷”,布里斯本也就是零度左右,树照样绿,
加拿大没有眼泪
今天是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对于我这是我在MHC的最后一个学期了,从这里毕业后我就要
那年,我等过清风
19岁那年,我靠进了W市的Q大学。我的家庭是很不宽裕的家庭,但我上大学后一点也没为自
零点,夜生活刚刚开始
城市是明亮的,没有午夜。即使黑暗袭来,路灯和霓虹总是交替着,让夜晚的都市璀璨凄艳
我真的老了吗?
昨天下午四点面试,整个面试完大概1个小时不到,给我的感觉是,我真的老的。看这着那
温暖是奢侈的东西
已经忘了多久没有好好的笑了,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已经忘了多久没有哭了,每次想哭的时
夜冷风寒 请你珍重
站在你离去的路口,任风吹乱了我的头发,秋天真的来了,让我感觉到从没有的冷,我,在
暗恋,我们痛并快乐着
我想大多数GAY都应该有过暗恋的经历吧。所暗恋的对象大部分可能是我们的同学、同事、
谁愿意和我一起散步?
“谁愿意和我一起散步?”,不知道读到这个标题并同时对我有所了解甚至认识的人会不会
我要将你遗忘
你的QQ,已经换了主人,我,要到哪里去寻找你的足迹? (故事人生,“我”非我!)上
宿命里的伶仃
一 这个城市的春天消逝得太早,就象是骑在高头大马上的神奇女子,让人来不及一窥她的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bf99|新疆同志|广西同志|海南同志|青海同志|成都同志|江西同志|广州同志  

GMT+8, 2021-12-6 20:36 , Processed in 0.199403 second(s), 27 queries .

广州最大最全的 广州同志网!

© 2014-2015 广州同志资讯.

返回顶部